5G
首頁  >  5G  >  要聞

北京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執行院長喻國明: 5G或將成為傳媒行業發展的決定性“拐點”

2019-06-17  來源:人民郵電報  作者:張佳麗

6月6日,工業和信息化部正式向四家企業發放5G牌照,我國步入5G商用時代。5G的到來,將為經濟發展、社會服務、個人生活帶來全面的改變,在更廣闊的空間內帶動產業發展,這是全新的機遇。然而,當前5G產業依然面臨網絡、終端、應用等挑戰,需要一一攻克。從今日起,《人民郵電》報推出專欄,刊登社會各界專家、學者、企業從業人員等對5G時代機遇與挑戰的思考和解讀,敬請關注。

隨著5G商用規模的逐漸擴大,5G將與各垂直行業更深更廣地結合,為行業轉型發展賦能。那么,5G將給傳媒行業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傳統媒體在5G時代如何實現轉型發展?5G時代傳播學科將如何發展?北京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執行院長喻國明在接受《人民郵電》報記者專訪時表示,5G是一項引發傳播學學科范式革命的技術,將給傳播學學科帶來根本性的變革。5G或將成為傳播學發展的決定性“拐點”。

5G時代,視頻表達將成為社會傳播的主流

5G商用開啟,為傳媒行業帶來新的發展契機,新的增長動力。中國聯通與華為聯合發布的《5G新媒體白皮書》指出,媒體行業將首先享受5G紅利。

5G的特點可以用“兩高兩低”來概括,即高速率、高容量、低時延、低能耗。基于這四個特點,5G會給傳播領域帶來革命性的影響和變革。喻國明表示,首先,信息傳輸的高速率意味著視頻語言將取代文字語言成為社會交流的主要表達形式。

傳統上,視頻僅僅是一種以提供娛樂為主的語言,對新聞的表達和承載是不足的。4G時代,隨著短視頻的出現,視頻開始逐漸介入社會影響力的中心,視頻中包含的大量非邏輯非理性成分,對傳播效果的達成產生了重大影響。

進入5G時代,視頻市場會發生何種變化?“短視頻雖有‘快與活’的特點,但終究因其‘輕與短’,缺乏主流與關鍵邏輯表達所要求的厚重、嚴謹和周到,對于主流表達的影響依舊有限。隨著5G的崛起,中長視頻必然強勢登場,成為社會性表達的中心和主流。”喻國明表示,借助5G大帶寬、高速率的優勢,中長視頻“登堂入室”表現自身價值是必然的。

短視頻的缺陷部分一定會由中長視頻來彌補,但這并不意味著短視頻會失去地位。未來,中長視頻和短視頻之間將如何分工協作?對此,喻國明表示:“未來短視頻將發揮導視、櫥窗的作用,作為先導的接觸點形成信息的普及性轟炸,然后再篩選一部分感興趣的受眾對深層內容進行深度接觸。”

喻國明表示,這種分工必然導致短視頻在某種程度上的衰退。“這種衰退不是規模上的衰退,而是指短視頻的影響力在某種程度上的讓渡。”喻國明說,“中長視頻會在更大程度上扮演負荷重要的、系統性意思表達的角色。”

5G開啟,傳統媒體轉型發展迎來新機遇

4G改變生活,5G改變社會。5G商用大幕拉開,將賦能各行各業實現轉型發展。那么,傳統媒體在5G時代如何抓住機遇實現跨越?

對此,喻國明表示:“5G的開啟對于傳統媒體的轉型發展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機會。5G技術將在很大程度上推進媒介融合,這種融合表現為跨行業的發展。”

“傳統媒介的危機主要是傳播的危機而不是內容危機。”在互聯網發展的“上半場”,從傳播領域看,基于社交的關系鏈傳播和基于AI的算法型內容推送占據社會性傳播的半壁江山。大部分傳統媒體受限于體制的約束、規模的有限、技術的滯后以及市場運營能力的遲滯,在流量之爭的發展中明顯落伍。“這就是人們看到的傳統媒體出現‘渠道失靈’、用戶流失以及影響力衰退的現象。”喻國明說。

進入5G時代,社會生活會進一步“加寬”“加細”和“加厚”,社會的“線下”生活逐漸向“線上”轉移,使得“線上”生活日益主流化,成為人們社會生活的“主陣地”。此時,傳統媒體在互聯網發展“上半場”時所遭遇的問題大多數已不是問題,比如在5G時代,“流量(用戶)”在BAT平臺上已經是隨處可得的富余資源。“流量不是問題,用戶也不是問題,你有沒有某種專業的服務于用戶的適用能力才是問題。在這種情形下,傳統媒體只要善用‘在地性’的優勢,就能獲得非常好的發展機遇。”

“傳統媒介在文明傳承和社會邏輯洞察方面的優勢會成為這一發展階段不可或缺的必要推動力量,甚至是一種‘稀缺資源’。這便是傳統媒體在5G時代未來發展中的機會所在。”喻國明表示,“在新的發展階段,傳統媒體要把握好機會,做好對用戶的精細化管理工作,利用自己的核心優勢,在技術邏輯的引導下和‘線上’新世界的建構中去影響主流、影響主流人群、影響主流人群的決策。”

5G是一項“換道行駛”的技術

喻國明表示,5G或將成為傳播學發展的決定性拐點。“5G不是一項‘彎道超車’的技術,而是一項‘換道行駛’的技術。傳播學已經站在全新的基點上‘換道發展’了。”

媒介的定義將被深刻改寫。著名傳播學者麥克盧漢曾將媒介定義為“人體的延伸”,5G的萬物互聯則進一步將人與人、人與世界的互聯上升到生理級、心理級的互聯互通。

喻國明表示,5G的高容量使萬物互聯成為可能,5G的低能耗則可以使各種反映人與物狀態屬性的傳感器(如“可穿戴設備”)無時不有、無處不在成為現實。人與人、人與物、人與場景有了時刻在線、互聯互通的現實可能。“在內容供給側,將崛起一個巨量的咨詢新品種——傳感器資訊,我們將迎來技術生產內容的一波巨量沖擊。”

“場景學”將衍化為應用傳播學的主干。5G時代,高速率、低時延的技術支撐勢必使VR/AR/MR崛起,成為傳播領域最為耀眼的現象級產品。喻國明表示:“這為應用傳播學的理論與實踐開辟了一方極具想象力的全新場域與價值空間。VR/AR/MR將使‘場景’成為未來傳播中價值變現最為重要的范疇。在未來傳播學的學科體系中,‘場景學’專業包括場景發現、場景設計與場景應用,將衍化為應用傳播學的主干。”

電信傳播學呼之欲出。“在5G技術的革命性改變之下,傳播學的邊界得到了極大的拓張。”喻國明說。“萬物互聯”實現從物理性的連接到生理性的連接,直至心理性的巨大而復雜的連接;傳播學的學科基礎從過去的社會政治治理、經濟規律、倫理規則的交互,實現了今天技術邏輯的基礎性疊加;傳播學的主導性因素升級迭代,相應機制與規律發生改寫。“傳播學的學科體系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面臨著擴容、重構的革命性任務。我們必須認識到技術邏輯對于傳播學學科體系構建的基礎性結構作用,這便是建設‘電信傳播學’的緣由與依據。”

關鍵詞:傳媒行業 視頻 傳播學 5G

卓易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