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
首頁  >  產業  >  產業要聞

迎接智能語音時代的到來

2019-06-18  來源:人民郵電報  作者:電子工業出版社總編輯 劉九如

關于智能語音時代,我們大部分人已經多多少少有了一些直接或間接的感受。比如我們手機上的Siri或者其他語音軟件,又比如我們經常用的語音導航軟件里傳出的林志玲的“娃娃音”,還有微軟小冰展現自己詩歌“別才”的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當然,還有電子雞、旅行青蛙這樣風行一時的電子寵物。

對我來說最新的例子是我在2019年春節期間購買了一臺小米智能音箱(“小愛同學”)作為禮物送給父母。“小愛同學”的乖巧能干,著實把他們驚呆了。“小愛同學”為他們做的第一件事是播放花鼓戲《瀏陽河》,這是現代技術與古老文化碰撞出的新奇體驗。

與我們直接的生活經驗不同,被稱為美國鬼才科普作家的詹姆斯·弗拉霍斯(James Vlahos),通過《智能語音時代:商業競爭、技術創新與虛擬永生》這本書,給我們帶來了對語音技術這樣一個蔚為大觀的科技發展趨勢的深入洞察。作為智能語音領域的開山之作,作者確實出手不凡,他把語音技術、應用與產業的討論引向了難得的高度,非常清晰地給我們展現了智能語音時代的新場景。

“每十年左右,人與技術的互動方式就會有一個根本性的轉變。數十億美元的財富會‘恭候’那些定義了新的時代范式的公司,落伍者將破產倒閉。在計算機的大型機時代,IBM是主宰者;微軟公司是桌面時代的王者;谷歌公司靠搜索引領了互聯網時代;蘋果公司和臉書公司則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一飛沖天……最近的一次范式轉移正在進行中,我們正在邁入智能語音時代。”詹姆斯·弗拉霍斯在書中這樣寫道。

語音正在變成影響現實的通用遙控器,成為幾乎能控制任何一種技術裝置的手段。語音能夠讓我們指揮各種數字產品助理——“行政助理”“門房”“主婦”“管家”“顧問”“保姆”“圖書管理員”“演藝人員”等。語音打破了世界上一些最有價值的公司的商業模式,為新的應用創造了機會。語音把對人工智能的控制權交給了用戶。很久之前科幻作品就預言過這樣的關系模式:擬人化的人工智能成為我們的“助手”“看門人”“預言者”“朋友”。

作者在書中這樣言之鑿鑿,顯然并非空穴來風。了解作者的思考邏輯,把握這樣一個大趨勢,并以此指導我們的工作和生活,必然有利于我們做出更多正確的選擇。書中提到,當Siri 在2010年剛剛被開發出來時,先知先覺的蘋果公司前CEO喬布斯曾經連續17天每天給開發者之一的吉特勞斯打電話,有時甚至深更半夜也打,終于把Siri收入蘋果公司囊中。

不管語言是由人說出來的還是由機器說出來的,尤其是當“你應我答”模式出現后,在人與人之間、人與機器之間,交談就絕不只是一種純粹依靠邏輯展開的過程。語言永遠不是脫離內容的外殼,人都會被語言影響或打動。詹姆斯·弗拉霍斯在書中討論的種種事例和情境,都讓我們領悟到人與機器之間的語言交流給我們的情感世界帶來的影響和改變。未來,我們與無處不在的機器構成的世界,將是一個前所未見的更加豐富多彩的感性世界。在云時代,“只要簡單地加上一個麥克風和一個WiFi芯片,任何裝置都能實現語音驅動。從浴室的水龍頭到孩子玩的布娃娃,任何裝置都能利用分布在全球的幾千臺計算機所提供的計算能力。”這幾乎意味著“萬物能言”的童話世界真正實現了。

基于這樣的前景,詹姆斯·弗拉霍斯指出,當聊天機器人同時作為工具和準生命進入我們的生活時,它們模糊了人與機器人的界限,模糊了隱私、自主權和親密感的界限,還模糊了人際關系與數字關系、現實與虛擬、生與死的界限。

可以想象當這些界限模糊之后,在我們的生活中將會發生多少故事。這些故事肯定不會按照單一的模式進行,必定會有更多“人機情未了”式的故事演繹。

我們還應該看到,“就像歷史上的其他給人帶來便利的新技術一樣,人工智能也可能會讓我們付出新的代價。我們可能在智力活動上變得更加消極,我們將更少、自主地尋找答案。尋找答案是一種激發好奇心、激發思考的過程。有了人工智能,答案會來找我們。與打開水龍頭放水相比,從井里費力地打水明顯過時了,而費力地尋找答案也正在變得過時。”

這顯然可以視為其消極的一面,但人類從未因為其消極的一面而排斥過任何一項能夠帶來巨大便利的新技術。正如詹姆斯·弗拉霍斯所說,如果應對得當,語音技術有可能成為我們發明的最有感情的技術。

未來已來,一場智能語音科技大秀的帷幕正在拉開。隨著5G時代的到來,包括語音技術在內的人工智能技術,一定會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關鍵詞:語音技術 谷歌 語音導航 人工智能

卓易彩票